當有一個人, 在一個月內, 發生了兩次:

你在露台整理著花草, 那人與你說了幾句話, 在你不經意下, 那人關上了通往屋內的門, 出門去之前, 還跟你道了聲再見. 你整理完花草, 打算進門, 沒想到門竟然被反鎖, 於是你開始著急, 想著要怎麼辦.

第一次, 你想著完蛋了...

等等要趕高鐵回南部掃墓, 而那人也已在往高鐵站的路上. 你想著, 趕不上高鐵就算了, 倘若被關在露台一天一夜, 那該如何是好. 於是, 你開始想辦法, 發現通往屋內門的下方紗窗有一些空隙, 你看到了平常用來修剪花草的剪刀, 二話不說, 直接戳破紗窗, 將手伸入, 努力地在細縫中找尋門鎖, 終於, 你摸到了, 並且能夠慢慢的扭動門鎖, 剎那間, 門鎖終於解開了, 你的手肘, 也總算能在扭扭轉轉後, 抽出門縫, 雖然已變紅腫.

第二次, 你比之前更憤怒了...

吃完早餐的你, 去花園整理花草, 那人一樣與你說了幾句話, 在你不經意下, 那人關上了通往屋內的門, 出門上班去之前, 還跟你道了聲再見. 你整理完花草, 打算進門, 沒想到門竟然被反鎖. 你看著之前的紗窗, 發現折疊式百葉窗已將整個紗窗密閉了, 於是, 你開始打起上方玻璃的主意, 不忍心的拿起鐵鎚, 用力的往玻璃敲下去, 碰碰的聲音感覺整個空間都在震動, 但玻璃卻一點反應也沒有, 於是你又敲了第二次, 第三次, 玻璃一樣完好如初. 正當你不知如何是好時, 旁邊的鄰居開了窗戶, 探出頭來, 大聲的問你在做什麼. 你拜託鄰居幫你連絡家人, 但電話卻都無人接聽. 於是, 鄰居建議找鎖匠來開門, 你只能欣然同意. 終於, 一個多小時之後, 你逃離了那個令你又愛又怕的露台.

在你憤怒之餘, 你開始思考, 那人的行為舉止, 是否因為晃神而起, 之後是否會再次發生類似的事件, 雖然是不經意, 但卻危害到你的安全, 於是, 你思考著是否應該建議那人去看醫生. 

創作者介紹

漂鳥Peko浮生散誌

peko04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