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出發之前, Peko上網研究了一下金瓜石附近的山徑, 發現燦光寮山竟然是一座具有一等三角點的山, 想說是非去不可啦! 要peko弟將它列入我們今天的行程之一.

燦光寮山的登山口, 位於產業道路旁, 並不難找, 而且來回不超過一小時, 算是蠻容易親近的一等三角點. 只是, 臺北縣政府並沒有將它規劃為正式步道, 因此整個山徑大部分都是泥土路, 只要不下雨, 應該都算好走.



登上燦光寮山的前半段路面還算寬敞好走, 但逐漸上陵線後, 各種植物叢生, 行走其中就沒那麼容易了! 所幸路徑不長, 很快就抵達了山頂, 果然, 一等三角點的名稱不是蓋的, 東北邊可看到福隆海灘, 西北邊則是基隆港, 整個東北角都在視野內了. 只可惜登頂時, 天氣轉差, 雖然可以看見周圍的景觀, 但拍的照片就沒那麼清楚了.

 
燦光寮山山頂遙望基隆港

走完燦光寮山回到產業道路上, 天氣變好了, 兩人又開始將長褲改裝成短褲, 赫然發現, 襪子腳踝處上有不知名的橢圓形物體黏在上面, 想把它撥開又撥不開, Peko突然心裡一驚, 該不會是傳說中的"螞蝗"吧? 趕緊呼叫Peko弟, Peko弟一看, 不發一語, 拿了一根樹枝, 撥了好幾次, 好不容易將橢圓形物體剝離了Peko的襪子, 發現襪子被沾上很黏的黏液, Peko趕緊將襪子脫下, 發現汩汩鮮血從腳踝處的小洞中冒出, ㄜ.....晴天霹靂, 沒想到會在此地遇上螞蝗!

Peko弟趕緊拿出醫藥包, 為Peko灑上西瓜霜, 並用3M繃帶將那小洞封住. Peko緊張的很, 一直問Peko弟被咬了之後會怎樣呀? Peko弟說身體會有過敏反應的人會覺得養, 但沒有過敏反應的人, 則沒有什麼感覺. (ps:時至今日, Peko沒有發生過敏反應, 小洞也幾乎不見了! 真是上天保佑阿!)

Peko因為連走三座山, 已汗流浹背, 體力大量流失, 且又被螞蝗襲擊, 心裡不是很愉快, 跟Peko弟提議不要續往燦光寮古道了. 但Peko弟堅持要將燦光寮古道一併走完, 於是就在討價還價當中我們還是走到了燦光寮古道的路口. 看來, Peko已箭在弦上, 不得不發, 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前進.

 
產業道路上望向半屏山

 
燦光寮山背風面處


燦光寮古道, 由瑞芳的金瓜石到雙溪的牡丹(下行), 最近才由台北縣政府整理完成, 因此指標還算清楚, 行走其間不至於誤入其他路線. 在清朝時, 這條古道是作為郵件的傳遞道路, 因此沿途有許多史跡, 慢慢走來細細觀察, 應是相當愜意. 只可惜Peko被螞蝗嚇壞了, 看到古道如此潮濕, 更加恐慌, 於是一路以小跑步方式走完全程, Peko弟在後面追趕, 直嚷嚷走慢一點呀! 還說從未看我走的如此快, 看來, 人的潛力真的是有無限可能^^.

 
潮濕的燦光寮古道

  
逐漸接近溪邊, 總算有光線了!

約莫下午五點半, 終於走出幽暗的燦光寮古道, 一天的行走早已飢腸轆轆, 於是兩人就在河床邊的大石頭上坐下, 拿出麵包開始啃食順便休息, 因為等一下還得踢上一小時的公路到牡丹火車站.

 
位於牡丹的登山口

第一次漫步在牡丹的市區裡, 果然是寧靜的小村落, 一家雜貨店都沒開, 原本打著如意算盤的兩人, 計畫吃碗麵再回家, 結果只好乖乖坐在牡丹車站等待開往台北的電車, 終於在7:50搭上電車, 9:00回到了台北~~~ 真是漫長的一天....

[小常識 - 從事山野活動該如何預防螞蝗?]       本文取自國家步道導覽網
 
螞蝗上身,從頭到腳躲不過
螞蝗性喜陰濕,海拔約三百公尺以上、林木較密集又潮溼的地方,大多可以發現牠們的蹤跡。牠們一般都棲息在泥土裡或枯葉下,因此山友們以腳部被附著後吸血的機率佔大多數;至於身體其他部份曾被附著,可能是遇上下陡坡時須手腳併用、或身體部份碰著地面所致,此時即有可能在手上、衣袖、衣服、褲子上找到緊緊附著吸血的牠們。我們在攀走都南山時,曾有一位山友被螞蝗騎上前頸部的記錄,其他在腰部、甚至大腿間,也時有所聞!
 
如何預防「熱情的血吻」?
許多朋友們的經驗及智慧結晶都值得參考,如使用煤油、食鹽、綠油精、噴效等,效果也都不錯!筆者經多次試驗各種預防措施,深覺使用樟惱油的功效最佳。最好是在攀爬前,將樟惱油噴灑在褲子、襪子、登山鞋或袖口、領口週遭,二個小時後再噴灑一次,噴灑次數及時間長短視攀走路線而定。如須使用綁腿,則比照前述方式噴灑後,再綁上綁腿;並於綁腿上再噴灑一次,效果將會更好!任何方法均無法百分之百OK,注意噴灑時效,並在休息時加強檢視,應是防止螞'蝗兄蒞臨拜訪的不二法門。
 


創作者介紹

漂鳥Peko浮生散誌

peko04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